散文永远的渔歌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散文」永远的渔歌

天是海,岛是舟云里游,天上走月如船,风似酒妹在岸,哥招手奶奶哼唱这首渔歌时,竟然一脸羞涩。银发满头掩不住她如水的目光,盯着悬挂在墙上我爷爷的画像。缝缝补补,奶奶像坐禅。她纫线走针,一手,鲜红的血滋流出来,把手指放到嘴里吮,吮手指的神情专注稚气,一点也不象个年近百岁的苍桑老人。一次,奶奶用些碎布片填充了棉花缝成一尾鱼,血滴恰巧沾染在了布面上,就绕着浑圆的血滴走针角,缝成了饱满逼真的鱼眼。好多年后,只要梦见奶奶,都会隐约看见她吮吸手指的模样儿,手中的一尾小鱼儿,鼓凸活泛的鱼眼,滴溜溜儿左右转,小鱼儿就游走在鲜活的梦里。爷爷说:海水苦咸,是孤岛人的泪水。岛长在大海,它有无限延伸的根系,也是家族不息的气脉。爷爷老了。他的灵魂,依旧搭在一只船上,一生漂泊在自己内心的海。之于我辈陆地落草的儿孙,全然没有了刻骨的蓝色认同。可是,爷爷固执于那些与海相关繁复的仪式,不厌其烦的告诫,你们都是大海的子孙。一辈一辈子孤岛人,生活在汪洋无际中的小岛上,只有少数人生就闯出大海的勇气。继之,踏上隔水相望的大陆,我爷爷算是其中一个。这个老人完整的风雨人生,大海始终是他神性的皈依,一如般虔诚。这些年,他的那句话伴我形影相随,孤岛人的泪水,汇成了咸腥的海。每临大海,川流不息的潮声,似乎诉说着什么,或者什么也没说?奶奶与爷爷的故事,耳熟能详。岛北坡的朝阳处,有一座海神庙,高高在上的林默娘娘,是渔家人奉若神明的图腾。有一年,负父命回乡,我拜谒这座即供奉着神祗,又祭祀大会开幕式将于1月14日下午举行。今年大会将于18日下午举行两场专题座谈会先祖的寺庙。已游历了大江南北难以计数的庙宇,再瞧瞧眼前这座简陋平淡的海神庙,它显得无比寒碜。岁月的风剥雨蚀,令人倍觉其年代的久远与凄凉。雾蒙蒙的日子,海天之间,笼罩着氤氲的潮气。此时大海,仿佛一个炼达得道的僧人沉吟低叹,更像扯帆出海的汉子,干嚎粗犷辽远的渔歌。夜里灯下,一一查阅族系的宗谱。细细翻读卷卷黄页,竖排交叉密密麻麻的名讳,历数祖辈,上溯五代,都是 孤我只从电视上看到过这种动物岛上的打渔人。只有从我爷爷这辈起始,才萌生了要脱离大海的念头。孤岛,实属火山岩礁构造,石头嶙峋缺土少泥,根本无法种田打粮,淡水稀缺,差不多要靠蓄天水维持饮用。房前屋后间种些菜蔬,用来点缀餐桌上可怜的吃食。为了糊口养命,家家依赖打鱼,以换取微薄的生活必需。这种勉强求食的日子,决定了打渔人必须向海取食的生存命运。打鱼过日子,一生也无望。难道这就是居岛人的宿命。听父亲讲,年轻的时候,爷爷算是一个本性叛逆的人,不甘心死守孤岛终了其一生。新婚不久,领着新娘子来到海边,站在插入大海的鹰嘴石上,久久地望着隔海相望的对岸。他胴色的咬肌颤动着,坚毅的眼神一直向前,沉默了许久:我要到对岸做生意!对岸的小城,夜里眨着明明灭灭的诱人灯火。对爷爷来说,那里是个陌生的世界,脱离开大海,却不知自己将走进地狱,还是走进天堂?帆船缓缓地驶离了新婚妻子的视线,悠悠的白云倒映在镜面似的海水中。秋凉习习的海风,从海面缓缓吹过来,奶奶眼里没有泪,弥漫的雾气湿透了布衣蓝襟。婶子喊她,才转过身,眨眼的功夫,泪水夺眶而出。婶子向前紧紧地抱住浑身颤抖的她:孩子,嫁给了打渔的女人,都是咸水命。让男人外出闯一闯,兴许能有出息。等待,遥遥无期。日子最后冷风凄雨,爷爷一直没有回来,一片深蓝色的汪洋隔断了相思,也隔断了期许的音信。后来知道,他在小城待了一年零五个月,四处打零杂,找不到一个固定的依托。城里的日子,本来不象企盼的那样。明亮的灯火只肯为有钱人家照明,穷人卷缩在黑暗的街角避寒。偶尔,爷爷托人捎来个口信儿,他发下海誓:如不混出个人样儿,就永不回头。奶奶彻底失望了,内心想的什么,嘴上对谁也没有说。丈夫留下的所有念并处1万元以下的罚款。想儿,就是走前怀上了我的大伯。那些年,出岛讨生活的男人,多般一去不返,永无归期。载着爷爷的小帆船,从摇橹离岸那一刻起,其实奶奶已经有了这样的心思,可她依旧执着地盼。常常一个人独自呆立在伸入大海的鹰嘴石上,遥望沉默的对岸。那次,我回孤岛专门去了这块鹰嘴石,它倔强地昂着头,身下滚涌的潮水,不时撞向石头,溅起星碎的浪花儿。静静地站在上面,让海风吹拂着自己的面颊,双眼透视着不堪回首的岁月。船从眼前来来往往,想象着奶奶的当年,也是这样伫立着,目不转睛地瞅着苍凉的海,盼她的男人会在某一天或着某一只船上与自己呼应。印象里,奶奶织一手漂亮毛线活儿。妈妈告诉我:年轻时,奶奶是个织渔快手,没有人能比得上。奶奶就是靠着给岛上渔行,日日夜夜地织结老牛,挣几个薄钱儿。每天还要随着潮涨潮落,独自到海滩上去挖蛤蜊、打蛎子、捉蟹子、拣海菜,以此勉强维持生活。这样的苦与累,却从未听奶奶讲起,不知她对这段日子,是不愿重提呢?还是自认命该如此。腊月间,爷爷终于回到了孤岛。俗话说:入了腊月冬,年味热哄哄。伴着年味儿越来越浓越重,不清楚爷爷和奶奶的久别重逢,该是什么样的心景?久已离家的人回来了,这个年准成过得滋滋味味。除夕夜,爷爷醉了,奶奶也醉了。不再缺失的圆月,被一丝羞云悄然缠绵。十个月后,有了我爸爸。转眼又是一年,爷爷再返孤岛,将奶奶、大伯和我爸爸接出来了。从此,一家人在结结实实的陆地上生活,人没有了沉浮的漂泊感,可大海纠缠于灵魂上的烙痕,照旧固化在家族不变的遗传基因里。迄今,族里后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渔家的秉性和饮食习惯。喜欢粗粝的主食,用青花瓷大海碗,盛上满满大喳子玉米稀粥,喝得额头上渗出一层毛汗。掐上一段长脖子大葱,蘸虾头酱,大口大口吃贴锅玉米面饼子。恰如,咀嚼一段不曾流失的生活。从清明雨起身,走进风中,又听见奶奶哼唱古老渔歌:天是海,岛是舟云里游,天上走月如船,风似酒妹在岸,哥招手《永远的渔歌》获《围城杂志》年度亲情散文大赛一等奖。

福州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多少钱
女生避孕方式有几种
武汉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