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需官从这里走向战场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21

「原创」军需官从这里走向战场

冷雾/撰文。

解放军军事经济学院,可谓名闻遐迩。它坐落于武汉市汉江北岸的罗家墩。校园绿树成荫,鸟语花香,楼群高矗,军歌嘹亮。是我军一所教学水平高、科研实力强,为全军培养军事后勤军官的重点院校。然而,回溯70年前的尘封历史,这个学校与遥远的白山黑水,还有着一段血脉渊缘。她的前身就是诞生于解放战争时期的东北民主联军军需学校

一适应战争需要,创建专业学校。

1945年8月15日,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鉴于东北的重要战略地位,中央迅速派遣2万名和11万官兵,从延安等关内解放区向东北挺进,会同东北抗日联军部队,于10月31日在沈阳组建了东北民主联军。这时,政府在美国的援助下,也向东北大举运兵,企图消灭我军独占东北。由此,在广袤冰封的黑土地上开启了国共两党决战的序幕。

1946年6月下旬,发动全面内战。民主联军根据中央指示,利用军战线延长、兵力分散、暂难继续大举进攻的时机,集中力量清剿残余伪军和土匪,发动群众进行土地改革,建立巩固的根据地。同时,加紧部队的整顿和建设,尤其是院校训练工作摆上了重要位置。陆续在佳木斯、通化等解放区创建了东北军政大学、东北医科大学和炮兵、工兵、测绘、通信、军需、汽车、航空、外国语等各种专业学校。7月份,民主联军后勤部决定,创办东北民主联军供给学校,并确定了培养大批政治坚定的供给人才,适应与配合整个战争的需要的教学目标。随即选调后勤部供给部长高志洁担任校长、后勤部张庆孚任政委。这时,民主联军后勤部驻在合江省(现属黑龙江省)省会佳木斯,供给学校也设在该市。

建校伊始,一切都白手起家,高校长带人奔走于城区各处,选定了原伪满的一所小学和铁路职工宿舍改建学校。投降后,该房产无人遭致,只见断壁残垣,野草丛生,门窗都被扒走。校领导带领大家以及雇请的几位泥木工匠,清除垃圾,搬运砖瓦,修缮校舍,平整操场,把附近原日伪一座军械仓库改建成大礼堂,经过紧张艰辛的努力,按期完成了校舍修建任务。与此同时,张庆孚政委到驻哈尔滨的部队和地方政府,选调和专业教员,正式开课时全校和教员共13人。第一期招收学员183人,编为1个学员队,学制为1年。主要是在哈尔滨、佳木斯、齐齐哈尔、长春、富锦等地区招收的青年学生、工人和自由职业者等。招生人员先在各地街市张贴广告,在指定地点组织考试,内容包括数学和时事性命题作文,如怎样建设新民主主义中国?等。当时的历史背景处于社会动荡和大变革时期,东北民众饱受侵略压迫多年,抗日战争的胜利,激发了青年人奔向社会干一番事业,以图改变人生命运的理想。许多青年学生看到布告或听到后纷纷前来报名。另外,还接收了部分部队学员,包括内蒙骑兵部队选送来的10多位蒙古族战士,有的能说流利的汉语,这些学员一般都经过战争考验。

随着战争形势发展和部队需要,教学规模逐步扩大。1947年扩编成6个学员队,1948年扩编成8个学员队,东北解放战争时期,共招收3期学员,为部队培养后勤1776人,除少数留校或分配地方政府部门,多数被分配至民主联军各部队。大批学员走出校门,直接奔赴前线作战部队。他们当中不少人在炮火连天的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1947年,第一期毕业女学员合影】

【1946年佳木斯,军需学校礼堂】

【1946年学校校舍】

二强化政治教育,塑造军人形象。

学校初创时期,政治教育在教学中占据重要位置。学校着眼于学员思想改造和阶级立场的转变,组织理论学习和日常政治教育,既体现了我军的传统,也反映当时的社会历史背景和现实需要。这一时期从地方招收的学员,其家庭出身、本人经历等情况各异,政治态度和入学动机也不尽相同。其中许多人或饱尝亡国奴的痛苦,有强烈的爱国热情;或对政府不满,满怀热情,为追求光明和真理,毅然投身。但是也有不少人是为了寻求职业、找出路,或者为逃避封建婚姻而来的。针对学员的政治思想状况,学校党委要求政治部门进行了学员政治质量统计、分析和思想调查,制定了政治教育计划。用时占总教学时间的1/3左右,分三个步骤实施。

一是学习理论,转变个人思想。第一、二期学员政治教育设置了7个专题,包括沦亡14年的东北、20年来的统治、党与解放军、苏联问题、美国问题、阶级分析与土地问题、人生观问题等。从第三期学员开始,鉴于东北我军力量逐步壮大,整体形势根本改观,开设了《社会发展史》《中国近代史》《新民主主义论》《政治经济学》等课程。授课任务主要由张庆孚政委和教务处、政治处领导承担,还邀请合江省委、军政大学合江分校、东北大学、合江社等和专家学者讲课。张庆副孚政委身材高大偏胖,戴一副黑边眼镜。是1925年由恽代英介绍入党的老党员。曾任黄浦军校政治教官、国民军师政治部主任、上海法政大学教授、民主联军后勤部,资历深厚,知识渊博。在大礼堂做报告时,学员有什么问题可写纸条传到台上,他逐一仔细解答。有一次为全校作报告,坐在讲台上打开皮包翻了半天也没找到提纲,当时又没有秘书。只好自己回到办公室,气喘吁吁的取来讲话稿。虽延误了一些时间,但大家毫无怨言,结束时仍报以热烈和敬佩的掌声。在学员讨论时,提倡发扬民主,畅所欲言,明辨是非,追求真理,学习空气非常活跃。有时熄灯号响了,教室里还灯火通明,为了辩论一个观点,学员们慷慨陈词,据理力争,直到辨明是非方罢休。

二是实际,进行历史总结。目的是实际,改造思想,坚定政治方向,弄清历史,纯洁队伍。一般是先搞思想动员,要求学员不隐瞒自己的历史,大胆暴露错误思想,每人要社会环境、个人经历和思想演变情况写出自传。个人在班里宣读自传,大家开展思想互助,可对别人的自传提出疑点,反复补充修改,认为真正讲清了出身、历史和社会关系,才能通过自传。对政治历史有问题的进行调查甄别,发现了个别日伪时期有罪行的人员,随即做了清除遣送。第二期学员开展历史总结时,正值东北土地改革暴风骤雨般进行时期,三查五整”运动中左”的错误倾向,也影响到学校。有的队曾出现对有疑点及平时缺点较多的人进行威胁打骂,致使一名学员在菜窖里上吊自杀。出现这一问题后,张庆孚政委严厉地批评了学员,并强调再发生类似问题,要追究,绳之以法。因此,第三期的历史思想总结则进行的比较健康顺利。

三是日常教育,培养思想品质。校长高志洁经常对大家说:后勤工作是战争的一部分,工作的好坏对军队胜利或失败有着决定的意义,离开学校以后,要发挥才干为部队服务。这一时期,战争形势发展很快,不断有重大事件发生。学校就因势利导,教育大家随时准备上,去为战争服务。1947年年3月,向解放区重点进攻,中央撤出延安。学校及组织了时事报告会和保卫、保卫誓师会,引导大家努力学好专业知识,随时准备赴前线参战。

【1948年佳木斯,女学员毕业合影】

【1948年毕业部分学员】

【1947 年,部分学员队】

【学校某学员队开支部会】

三精心组织教学,夯实职业素质。

学校在教学上坚持为部队服务,为战争服务的宗旨,贯彻学用一致、快出人材、多出人材的原则。第一期,根据部队急需财会人材的情况,开办的1个队是会计队。设置了簿记、会计、统计、被服、粮秣、军械,营房修缮、后方勤务、军事常识等课程。第二期,开设了3个会计队,1个经理队、1个文化队。经理队以学习粮秣、被服、军械及军事常识为主。文化队主要是学文化,转升入下一期专业队。第三期,随着我军转入战略进攻的形势,部队迅速扩大,军需生产发展很快。于是,增设了2个兵站勤务队和1个政教队。兵站勤务队学习粮秣经理、被服经理、兵站勤务、财政会计、被服会计、粮秣会计;政教队学习马列主义基础知识和军队政治工作等课程。

学校创办初期,没有正规教材,也缺乏相关资料。但校领导原来多是红军、八路军后勤工作的行家里手,他们组织大家贯彻以我为主,适当借鉴的原则,自己编写教材。校长高志洁编写了《粮秣经理》并亲自讲课,教育处长黄德和结合在延安曾担任过部队财务科长的体验,编写了《军事财政会计》尤为难得的是,民主联军后勤部杨至成政委(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还为学校编写了《后方勤务》教材并亲自讲了课。他曾任红军第一方面军后勤部长、抗大校务部长,具有丰富的后勤保障经验。所以,后方勤务课讲的非常生动实在,很受学员欢迎。同时,学校还研究借鉴了外国和军队的有关资料。翻译了的《珠算大成》简编成教材。讲工厂和成本会计时,由于缺乏这方面知识,就参考了日伪、工厂的一般原则,结合党和军队的有关政策制度编成了教材。

学校还开展了实践活动,1947年年6月,民主联军发动四平攻坚战时,区队长张森奉命率14名学员参加物资运输工作。1948年夏季,为保障我军冬季服装供应,佳术斯市发动群众制作棉衣,学校派学员们参加宣传动员,组织原料发放和成品验收入库。1949年,东北野战军入关后,东北缴获的物资急待清理前运,学校派100多名学员执行任务。通过此类实践活动,缩短了教学训练与实际工作的距离,也增强了学员为战争服务,为部队后勤服务的观念。1949年7月,东北军区副政委李富春为学校题词:加强教育,培养人材,提高业务。表达了对学校建设的殷切期望。

四弘扬艰苦创业,搞好后勤保障。

战争环境下,后勤保障一切为了前线,一切为了胜利而用于学校的经费十分有限。1947年、1948年每年尚能领到9个月的办学经费;到了解放战争最紧张的1949年只能领到6个月的经费。因此,当时的生活十分清苦。第一期学员入校后没有军装,而穿缴获的伪满警察的黑色警服。第二期发了单军装和棉军装各1套,佩带民主联军臂章,毕业时发五角型毕业证章因被服厂缺少染料,军装颜色是用黄色炸药染的,发下来要先拿到江边用水漂洗,不然出汗会把皮肤染上色。冬天,因没条件洗澡,也没有衬衣换洗,学员普遍生虱子,有时晚上在电灯底下抓,也有的把棉衣挂到室外靠零下30多度的严寒冰冻,但仍不能杜绝。吃的粮食一般是高粱米、玉米馇子,也曾吃过发了霉的小米和豆腐渣,周日能吃顿馒头或大米饭,副食以白菜、土豆、箩卜为主,偶尔吃些豆腐和海带。每班2个马口铁小菜盆,每人1个搪瓷碗。学员住的是红砖平房,每屋住2个班,南北搭两排板铺,上边铺草垫子,过道中间放个桌子供自习用。冬天在屋子里生一个小火炉子,因煤不够烧,墙上挂着霜。学习用品比较匮乏,每人每月发2大张粗糙的学习用纸,2个月发1支蘸水钢笔尖,算盘长期使用,教材多属蜡纸油印,铅印教材很少。每人每月2元津贴费,仅够买点洗漱用品。

面对财经困难,校领导带领大家发扬延安精神,自力更生,开源节流。组织学员利用课余时间,到佳木斯原日伪建筑的里,拣砖瓦,扒钢筋,收集废旧物资,折卖筹集经费,到郊区刨开冻土、挖掘日伪电线杆的残根,拾取散落在田野上的秫秸,解决炊事和取暖烧柴问题。

学校几位领导克勤克俭,生活上从不搞特殊化。政委张庆孚平时外出开会,乘坐的交通工具是4轮马车。有一次后勤部门给他送一篓苹果,他却执意将苹果送给学员吃。组织上为他配备2名警卫员,他只留下1名。校长高志洁,夏天只有一件衬衣,脏了就利用午休洗洗再穿。冬天,床上只有一床薄军被,员又从供给部领回一床棉被,他执意不收,还教育员不准为领导谋私利。校务处长阎同福,是1933年入党的老同志,在后勤工作中精打细算,严于律己。发放物资时坚持先人后己,甚至自己免发。在采买各种物资时,带领校务处的同志反复选择,花钱办事极其谨慎。

学校通过大力发展农副业生产,找到了解决经济困境的途径。先后在佳木斯郊区、桦川县、乌兰浩特等地开办了农场、牧场、渔场、豆腐坊、粉坊、油坊、糖厂、肥皂厂和合作商店。为学校改善生活了大量粮食和副食,积攒了经费家底。学校自行解决洗澡、看、日用品、节日会餐费、文娱活动费等开支,约超过1亿元(东北币)学校南下时把积累的经费,兑换成黄金129.89两,银元1,012块,购买粮食488,992斤。

1948年佳木斯,军需学校学习模范班女学员合影

1948年,军需学校女学员。。

【1947年,在操场组织军事训练课】

1980年代,王双印(左)与老同学斌合影

五坚持寓教于乐,丰富文化生活。

佳木斯当时地处战略后方,号称东北的小延安东北党政军机关和院校均集中在这里,东北制片厂当时就在相邻的鹤岗市(后迁长春)文化氛围比较浓郁。学校的物质条件虽很艰苦,但文化体育生活却生动活泼,洋溢着的乐观主义精神。为配合教育,学校俱乐部和学员队排演了不少小话剧、小歌剧、秧歌剧等节目,几乎每月都举办一次文艺晚会。俱乐部主任王洪组织排演了小歌剧《一个裁缝之死》剧情梗概是:一名军官为了霸占一位女裁缝,杀害了她的丈夫,把她霸占了。四队学员徐培元、侯永胜和史丽妍是文艺骨干,演出的歌剧兄妹开荒和话剧升官图唱功扎实,表演真挚,深受大家欢迎。这些节目大都是配合政治教育,达到激发阶级仇恨,提高觉悟的目的。学校的秧歌队在佳木斯也颇有名气,逢年过节或前方取得重大胜利时都上街,表演跑旱船、推花车、打花棍和高跷等节目。

在开展文艺活动中,第2学员队出了一位后来全国闻名的人物----《大海航行靠舵手》歌曲的王双印。毫不夸张地说,当时会唱歌的中国人几乎都唱过这首歌。然而,王双印跌宕起伏的命运却鲜为人知。他出生在黑龙江省呼兰县一贫苦农家,舅父在县城开了一家茶社,当地一些说书的、唱二人转的、弹单弦的、演皮影戏的民间艺人,经常被请到茶社献艺。王双印从小就在茶社干活,并跟艺人们学习吹、拉、弹、唱,练就了不凡的文艺功底。1947年8月,15岁的王双印考入军需学校,他不仅精通吹拉弹唱,还能编写节目,成为了学校演出队的台柱子。毕业后因为有特长,他被鲁艺文工团调去当演员。1964年,学习著作的热潮席卷神州大地,在哈尔滨歌剧院当独唱演员的王双印受到感染,作为谱曲与本剧院词李郁文创作了《大海航行靠舵手》随着这首歌一炮走红,王双印先后担任省样板戏剧团负责人、黑龙江省委委员和省文化局副局长。1972年,他率样板戏剧团进京汇报演出并受到接见,走上了政治生涯的巅峰。然而,”被粉碎后。受接见以及为女皇”唱歌一事,成为了他上贼船”表忠心”的严重政治问题!随之而来的是长达10年的政治。最后,他被撤销职务,开除党籍。直到1987年,王双印才被恢复党籍,分配到省艺术研究所任副研究员。1994年,他62岁时举办了《王双印从艺四音乐作品演唱会》当他放开浑厚的歌喉,高唱《大海航行靠舵手》时,百感交集,热泪飘洒,全场观众掌声雷动。1999年6月,他因病在哈尔滨逝世。

军需学校的早晨和傍晚充满着欢歌笑语,篮球、足球等体育活动也很活跃。每逢大型之前,都要互相拉歌,嘹亮军歌此起彼艺龄40年的郑少秋一直活在香港狗仔的追逐中伏。歌曲包括抗大校歌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铁流两万五千里延安颂黄河大合唱等。这些歌曲极大地激发了学员们的激情,影响至深。如,有一首演出队改编的《毕业歌》唱道:

这是时候了。同学们。

让我们去上前线。

我们没有什么挂牵。

但是总会有点留恋。

学习总不能求得完全。

要在工作中锻炼。

快跟上吧。我们手牵手。

去同我们的敌人血战。

别了。别了。同学们。

我们再见在前线。

别了。别了。同学们。

我们再见在前线。

每当学员们毕业离校时唱起这首歌,无不热血沸腾,群情激昂。即使在70年后的今天,他们当中健在的一些老人吟唱起来仍激动不已,眼含泪花。

民主联军和地方的文艺团体也来慰问演出。如,军官教导团(解放人员组成)的军官及其家属演出过《日出》《雷雨》等话剧。学校每月组织学员徒步到市内看,常看的是东影拍摄的系列记录片《民主东北》主要反映东北解放和土地运动的情况。如,《民主联军军营的一天》《活捉谢文东》《追悼李兆麟将军》《三下江南》《东满前线》《战后四平》《收复双河镇》也有故事片,如,陈强主演的《留下他打老蒋》剧情是描写我军部队住在老百姓家,一位年轻战士檫枪不慎走了火,把一旁的孩子打死了。部队要枪毙战士,孩子父亲找部队领导替战士求情。表现了翻身农民的阶级觉悟和军民鱼水关系。

1949年9月,学校奉上级指示乘火车离开佳木斯,随四野部队入关南下,抵达湖南株州建校办学。校名改称华中军需学校。华中军区军需部长杨至成兼校长,高志洁任第二校长,华中军区军需部政治部主任张庆孚兼致委,徐洪才任第二政委。学员招收2500余人,成为建校以来人数最多的一期。建设新校舍,同样面临种种困难,学校依然是靠艰苦奋斗的精神去吃苦耐劳克服。所需各种建筑材料、粮食全由学员们身背肩扛运回学校。1950年6月战争爆发后,学校开始成批地派出学员赴朝参战。同年10月,学校创始人之一,高志洁校长,在长期艰苦斗争中积劳成疾,患病医治无效,在汉口陆军医院逝世。

1946至1952年学校完成了五期学员的训练任务,为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和国家经济建设培养4768名。1951年1月,学校迁至武汉市罗家墩现址。之后,几经改编,数易其名。1986年6月,根据命令,学校改为解放军军事经济学院学校历史进入了一个新的建设发展时期。

特别感谢以下老人接受采访或历史图片:王家贵、孙明山、胡志远、张慧茹、黄岩、文杰、孟庆林、王洪、斌、杨荣贵、周凤英等。

1948年11月,第二期学员胡志远(左)杜云峰参加辽沈战役结束后,在沈阳合影〕

【1951年,学校文艺宣传队演节目】

【学校部分女学员合影】

【军需学校1946届学员王双印(后排左2)等聚会哈尔滨】

60多年后,军需学校毕业部分老学员在沈阳聚歺。

碧凯保妇康栓包装
四平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先声药业上市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