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城外路边车旁的云龙挂了电话搭配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5-21

在城外路边车旁的云龙挂了电话,抬目张望远来的汽车,不觉皱紧了眉头,“怎还没到呢?”又等片刻,低头要打电话时,有人叫道:“二哥!”华天翼已停车于眼前。云龙大喜,“三弟,你怎才回?”华天翼曰:“落瓦村死三十七人,失踪十六人;农田百分之七十被淹,其中百分之二十三绝收;水库、鱼塘放水的无甚伤害,爱惜鱼苗的尽皆被毁——灾情太严重了。我本没得工夫回来,只因……”云龙点头,“巨荣体质强健、拳术精湛,当不负你我之所望。嗯……苗水寨子呢?苗水寨子遭水灾了么?”“苗水寨子……”天翼思曰:“没有吧……没有!那里地势高,未遭水害。”云龙点头,“雕哥急了,叫咱俩快点过去。”二人各自上车,径往云龙俱乐部。
云龙俱乐部早已人山人海。东里、南里、西里各俱乐部老板及东王、西霸、南君、大傻等皆来观看。俱乐部老板飞雕正嘱华巨荣时,北里俱乐部老板北宫熊携北哑赶到。那北哑:狮头裸腹,猿臂熊腰;一身硬肉如铜浇铁打,满目凶光似饿狗饥狼。三里老板东门虎、南宫狼、西门鹰齐迎上去,问北里老板北宫熊,“阿哑的庆功宴准备没有,我们肚子都咕咕叫了?”北宫熊笑道:“准备了!准备了!等你们笑够之后,就让你们吃个够。”东王、西霸等握着北哑的手,“我们都赌你赢,你美国国会下属的中国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不久前公布的一份报告指出能不能赢?”北宫熊高叫:“你们赌多少就赢多少!赌一个美女的,今晚就睡俩;赌两个美女的,今晚就玩四个。”一阵狂笑。飞雕闻听大怒,用手一指,“我赌你妈,你有俩妈吗?”北宫熊曰:“你没有妈,把老婆、闺女一齐押上,老子消受得起。”又是一阵狂笑。眼睛一瞪的飞雕操起砍刀,“我操你个妈。”侯七、马八等各取短刃立于飞雕两旁。四里老板也不示弱,皆率手下持铁棒上前。两下就要一场混战。只听得一声:“住手。”老拳王沐云龙凛凛而进,怒视左右。两超四成是自杀 喝酒死 和 意外死 并列第二下皆惧其威猛,停身止步。老拳王怒道:“此乃云龙俱乐部,哪个胆敢撒野,我就要了他的脑袋!”东王等心虽不服,然因旧时曾败于云龙之手,不敢妄动。惟大傻初生牛犊不怕虎,在南里老板南宫狼小声撺掇之下,大步而出,出拳直取云龙。云龙以拳相对。“咔”的一声。退出两步的大傻疼得晃手紧抖。云龙又是一脚。大傻倒飞而出,跌仆在地。收手的云龙厉看东王等,“哪个还来?”一招败敌,东王等无人敢应,各自回身就坐。云龙转身问飞雕,“大哥,该开始了吧!”飞雕看了看表,“还差三分钟。”叱退侯七、马八等,着华巨荣准备。华天翼一拍儿子肩头,“打拳也需斗智斗勇!巨荣,莫负你两个伯伯的期望。”华巨荣点头应之。天翼又问云龙:“二哥还有什么指教么?”云龙一笑,“对方止一顽石,力到便可,无须言教。”华巨荣便要上场,听得有人相唤,回头看去,但见飞笑儿扶沐志玄走进,遂叫:“玄哥!笑儿姐!”侯七等拳手簇拥志玄过来。志玄道:“莽人张飞有所成,智者孔明有所不成。——成与不成,尽力便可。”“谢谢玄哥。”华巨荣屈臂晃拳,“我一定打胜。”飞笑儿道:“为了你伯伯、你父亲,你要赢;为了志玄哥、飞廉和我,你要赢;为了侯七、马八众兄弟,你还是要赢。你要记住,你是沐拳王弟子,谁也不能与你争锋!”圆睁豹眼的华巨荣高呼:“我是沐拳王弟子,谁能与我争锋!”登上拳击场。飞笑儿扶志玄坐。飞雕、华天翼等过来关问病情,沐云龙则紧盯场上。华巨荣与北哑拳来腿往,交锋半晌,胜负不分。北里老板高叫:“阿哑,拿出你的真本事来。”呼号的北哑:挺身吊臂、肉结筋绷,以身遮之。华巨荣连击数十拳无效,被其逼到一角,形势险蹙。沐志玄举臂大喊:“巨荣,冲!巨荣……”聚气眉凝的华巨荣紧咬钢牙,犯围而上,左右交击。北哑也不肯示弱,连勾带摆,奋力还袭。二人各尽摧山破海之力:争锋决死,互较短长。又过数十合,北哑鼻开嘴破、巨荣眼肿头伤。虽然如此,二人益加激烈。北宫熊、飞雕站在台旁,喝叱着为手下助威;四外观众伸手呐喊,为所迷者使力。喊叫之中,华巨荣不负飞雕、沐云龙、华天翼所望,逼开对手使出飞脚。北哑终奈不得那千斤巨力,“呯”然倒地。裁判呼‘十’不起。华巨荣手臂高高举起,“胜利!胜利!”沐志玄应之大喊:“华拳王……华拳王……”场内除四里老板、东王、西霸、南君、大傻之外,众观众手无不举,欢呼‘华拳王’之声良久不绝。
当晚,兴致勃勃的飞雕为华巨荣摆下酒宴庆功贺喜。宴上,老拳王一拍华巨荣左肩,“再接再厉!”华天翼一拍儿子右肩,“勇攀高峰!”连连点头的华巨荣满含笑意。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沐志玄对华巨荣举杯,“劝君更尽一杯酒,明日再上一层楼。”与道谢的华巨荣一饮而尽。飞笑儿也举杯,“知难而进,当仁不让。巨荣,一叶孤舟劈风破浪永向前。”道谢的华巨荣又一口而尽。飞雕对之道:“少喝几杯。过几天还要迎战南君,你要做好准备。”华巨荣点头,撤杯点面。飞雕又看志玄,“你也少喝点。腿还没好,等好了再喝。”吩咐飞笑儿,“等你志玄哥吃好了,送他回医院。”志玄不敢违拗,也撤酒吃面。须臾饭饱的沐志玄起身来到父亲身后,小声道:“爸爸,我想去趟苗水寨子。”见父亲皱起了眉头,又曰:“静秀走九天了,却一点消息也没有。我怕她们那儿遭水灾,想明天去看看?”“嗯……”云龙曰:“不是爸不让你去:第一,你病还没好,去了…爸不放心;第二,去苗水寨子的路多被冲毁,公汽不通。你好好养病。病好了,路也通了。你同学过几天要是不来,爸就开车带你去,行么?”志玄犹犹豫豫的点了点头。云龙身旁的华天翼回身曰:“苗水寨子海拔高,没有水患;山体硬,也没有泥石流。——你同学没事的。”志玄道谢,低着头往外就走。目送与志玄同出的飞笑儿身影的飞雕笑道:“看不出…志玄和他爸爸一样,都是痴情的男儿!”云龙曰:“楚平王纳秦女几亡社稷,唐玄宗收子妇险失江山——痴情最为误事。”刘雅仪道:“你不是因痴情方成功的么?情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小可动命,大可惊天!”天翼一叹,“还是平凡些好。一动命,一惊天,世界就大乱了!”“君子不言俗情。”云龙举杯,“来,喝酒。”
庆宴持续了两个时辰,刘雅仪、华巨荣、侯七、马八等先后散去,只剩飞雕、沐云龙、华天翼三人。趁夫人不在的飞雕对云龙二人道:“听说梅花坊新来几个花娘,容貌非凡,年华正好。我带你们去瞧瞧。”二人尽皆摇头。飞雕笑曰:“行乐须及春。咱们都快老了,再不玩就没得机会了。”看着天翼,“你老婆有病,你常年沾不得边,你就不想么?”天翼曰:“你弟妹是嫁我之后得的病,我不能对不起她。”起身,“我还得去趟落瓦村。市长都去了,我不能不到场。”走了。飞雕道:“十多年了,天翼算是守了活寡。云龙,你跟天翼不一样。你孤身一个,怎么玩都没人管你!那花娘才十七、八,身子嫩着呢!”一笑的云龙端起了酒,“这个比什么都好,咱来这个。”飞雕一叹:“也不知你给你老婆守到哪一天?守吧!”站起欲走,忽又猫下腰,低曰:“别让你嫂子知道。”云龙道:“嫂子对你那么好,你还是……”其言未讫,哼着下流小曲的飞雕已出了厅门,亲自开车径奔梅花坊。路上忽有喇叭长鸣。飞雕迎声看去,只见女儿自对面车上招了招手,遂停问:“笑儿,你上哪儿去了?”飞笑儿道:“我去了一趟汽车站。爸爸,你呢?”飞雕曰:“爸闲走走。天晚了,你早点回家吧!”飞笑儿嘱道:“爸,你喝了酒,开车慢点。”走了。飞雕一笑,“我的笑儿!”
飞笑儿刚进医院,志玄便问:“车通么?”飞笑儿道:“道冲的太严重了!至少得十天半月才能通。”志玄皱紧了眉头,“这可怎好?”飞笑儿也皱眉,“我说,你就那么想许静秀么?土里土气的,一点气质都没有。”志玄道:“她有,她像我妈妈一样有一种让人无法形容的美。笑儿,开车带我去看看她。”飞笑儿摇头,“路没修好,咋去?”志玄曰:“大路断后,乡人车马都会踩出小路。遇有断的地方,咱就自小路走。”飞笑儿道:“你爸爸不让你去,我怎好把二叔得罪?”起身,“你另想办法吧!我得回家了。”任志玄如何呼唤,并不回头,出病房而去。剩下志玄一下眼望星天,哀念李心寒的《悲望》:
“燕去北天寒,已过重山。
流云漫步未留言。
路远情长魂去也,牵动肠肝。
离人莫孤单,孤单盼人还。
天天泪眼望西南。
已是数日无音信,夜夜心酸!”
“志玄,念什么呢?”陪宿的马八走进,拿出酒菜,“夜宵,笑儿买的。”两个闲聊几句巨荣的风采,正将吃时;云龙送来米线、姜汁鲤鱼,并问志玄,“爸爸天天给你做鱼,你吃不腻么?”志玄道:“就是一天吃三遍也吃不腻。”然吃时,却觉没味,咽之难下,自知心烦故也。云龙也见,刚要问时,手机响了,接曰:“方叔么?我是。”对方道:“南宫建好了,你何时过来看看。工人们家乡多有水灾,正等回家。”云龙笑曰:“好!好!我这两天就去。”挂断电话,对志玄道:“还有三天你就可以出院了。好好养,别乱走。出了院,爸爸带你玩几天。”去了。志玄自言:“我父:铮铮铁骨,义胆侠肝——乃汏峛第一好英雄!”
回到家中的沐云龙急匆匆来到小厅,“季卿,咱们的宫殿全建成了!”抚照片上红颜,一时泪笑,哀颓于地,“我的季卿……”
那年,沐云龙与柳季卿发现洞中仙地之后,次日又去。站在灰崖之上摆弄红花的沐云龙看着绿水、白云,说:“我要在这里盖一所大房子,像皇宫一样的大房子!”指天画地,步量眼觑。季卿笑曰:“没有钱,盖什么房子?你我露宿天地就行了。”“不。”云龙道:“我一定给你盖一所好房子,教你同公主一样华贵雍荣!”拉季卿卧于石上,“这里比较高,宫殿就建在这里。这里:上可临沐于日月,下可赏悦于莲湖。清风徐徐,可以为情歌;枝叶袅袅,可以为恋曲。我为红男、你为绿女,恩恩爱爱……”季卿曰:“这里不行。”手指陡峭的山顶之上一块如飞鹰般探出的巨石,“我怕它掉下来,直砸这里……”云龙道:“不会的。此种石极为坚硬,又与山壁连成一体,绝不会掉下来的!”季卿曰:“它像苍鸟,鸟食龙。我有一种不祥的感觉!别建什么宫殿了!嗯……要建就另选个地方。”云龙一笑,“什么苍鸟?那就是一块石头,你放心好了。有这块石头为见证,你我一定恩爱永世、幸福百年。”季卿因思云龙没钱,也就不再争了。云龙却不肯放弃他的愿望,搂着柳季卿度思着宏伟的工程,又想着挣钱的办法。他想去汏峛找飞雕,未及动身,飞雕就来信了。买下霸天虎拳王俱乐部的飞雕请云龙打拳。云龙当即要往。季卿拉着云龙的手,“打拳太危险了!哥哥,我不要你去。”云龙道:“我不能让你平平凡凡的嫁给我,我要让你幸福。”季卿曰:“我什么也不要,有你我就足够了。”云龙道:“你我可以过清贫的日子,可我们未来的孩子呢?你放心吧,我一定打赢的。”转身而出。“云龙……”哭泣的柳季卿倚在了门旁。
铜拳铁脚的云龙轻取对手,拿回数千元,开始建他理想中的宫殿,今全部建成。云龙看着逝去十五年的妻子,“季卿,南宫也峻工了!自你去后,我又建了东北西南四宫,费近百万。然建成又能怎样?你什么也看不见了……”举杯痛饮,竟醉倒于相片之下。

云龙睡了,志玄却在马八重重的鼾声之中遥望山空,思念着远方的情人。此正是:
星灯夜幕,一时多少心雨!
远外青山无数,隔不断情愁来路。
思念许久,志玄拿起手机,“淑芳么?没有情人的日子怎么样……我想……”对方道:“想许静秀么?我也没她的消息。我说拳王大公子,都快十二点了,还没睡么?”志玄曰:“没有,我睡不着。恨只恨天涯浩渺,怨只怨尘土流离!”对方一叹,“费长房缩不尽的相思地,女娲氏补不完的离恨天。志玄,做梦吧!梦可出千里万里,引你与心爱人甜蜜!”关了。志玄无奈的放下手机,看了天外一眼,“静秀,早晨起来,我就去看你。”
晨。打完针的沐志玄悄悄出了医院,来打的士。问知将去苗水寨子,的士司机无不摇头。叫了十数辆不去的沐志玄重回医院,哀求马八弄辆汽车。马八恐被飞雕、云龙责罚,哪里敢去?志玄只好给飞笑儿打电话,称想吃仙境老人的桂圆莲子。飞笑儿不久即到,放下酒菜转身就走。志玄呼道:“笑儿,假如你想你的爱人怎么办?”未停脚步的飞笑儿冷言:“我没有情人。”“等等。”志玄唤住要离去的人,“要是有呢?”飞笑儿曰:“有就让他来看我。”志玄又问:“他不能来呢?”飞笑儿激言:“不来就一脚踹了他。许静秀到底有什么好,教你这般想她?”志玄傻傻一笑,“带我去看看她好么?”飞笑儿摇头冷言:“你没几天就出院了,让二叔带你去吧!”志玄哀曰:“我爸不带我去。我的好妹妹,带我去吧!没有她,我一点乐趣都没有!”飞笑儿一“哼”:“亏你还是男子汉,做事竟是娘娘样。”“不!不!”沐志玄道:“这才叫爱情,崇高而伟大的爱情!”飞笑儿瞥了志玄一眼,“路没修好,你叫我怎么去?”又要离去,听得后面“扑通”一声,回头。跪于地上的沐志玄两已认识到违法泪双流,拱手泣曰:“笑儿,求求你了!”“真拿你没办法。”飞笑儿仰望着天,“如果有人这么爱我,该有多好!”志玄大喜,“我的好妹妹!你永远是我救命的菩萨!”

共 956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回书中说,云龙挂了电话,华天翼出现在眼前。华天翼说::“落瓦村死三十七人,失踪十六人;农田百分之七十被淹。云龙问苗水寨子淹了没有?华天翼含糊地说,没有吧。云龙惦记着苗水寨子,因为沐志玄的女朋友许静秀住在哪,所以才关心。两人于是奔云龙俱乐部,云龙俱乐部,人山人海,举行一次比赛。华巨荣力挫群雄成了拳王。晚宴上,华天翼拍着儿子华巨荣的肩膀,让他勇攀高峰。沐志玄也参加了晚宴,他的腿伤没有好,还在住院。席间他向父亲提出要去苗水寨子,被父亲驳回。志玄见求父亲无果,便求来医院的飞笑,飞笑无奈,带领志玄去苗水寨子。一路辛苦自不必说,几经周折,只好望着桥断四丈兴叹!心里着急,狠狠一跺脚,腿伤崩裂。一阵忙活,才保住性命。不再话下,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现在说云龙要动身去贫乡,华天翼、华巨荣、飞笑儿随同,参观云龙的宫殿。宫殿的确是好住处,但年久失修,已经斑驳,于是大家出钱翻修。正在这时,飞笑说,湖里有怪物?怪物张牙舞爪,向飞笑扑来,不知道后事如何,请看下集分解。【编辑:木子花飘香】
1 楼 文友: 2012-09-19 20: 1:46 这回书中说,云龙挂了电话,华天翼出现在眼前。华天翼说:: 落瓦村死三十七人,失踪十六人;农田百分之七十被淹。云龙问苗水寨子淹了没有?华天翼含糊地说,没有吧。云龙惦记着苗水寨子,因为沐志玄的女朋友许静秀住在哪,所以才关心。两人于是奔云龙俱乐部,云龙俱乐部,人山人海,举行一次比赛。 书写朴素淡雅的文字,飘香在心灵的沃土上。
2 楼 文友: 2012-09-19 20: 2: 0 华巨荣力挫群雄成了拳王。晚宴上,华天翼拍着儿子华巨荣的肩膀,让他勇攀高峰。沐志玄也参加了晚宴,他的腿伤没有好,还在住院。席间他向父亲提出要去苗水寨子,被父亲驳回。志玄见求父亲无果,便求来医院的飞笑,飞笑无奈,带领志玄去苗水寨子。一路辛苦自不必说,几经周折,只好望着桥断四丈兴叹! 书写朴素淡雅的文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在不同地区之间起到平衡金融资源的效果。 有意思的是字,飘香在心灵的沃土上。
 楼 文友: 2012-09-19 20: :12 心里着急,狠狠一跺脚,腿伤崩裂。一阵忙活,才保住性命。不再话下,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现在说云龙要动身去贫乡,华天翼、华巨荣、飞笑儿随同,参观云龙的宫殿。宫殿的确是好住处,但年久失修,已经斑驳,于是大家出钱翻修。正在这时,飞笑说,湖里有怪物?怪物张牙舞爪,向飞笑扑来,不知道后事如何,请看下集分解。 书写朴素淡雅的文字,飘香在心灵的沃土上。
4 楼 文友: 2012-09-19 20: :55 问候作者,欢迎赐稿! 书写朴素淡雅的文字,飘香在心灵的沃土上。早期骨质疏松症状
郑州妇科医院咋样
福州妇科专科医院
马鞍山治疗白斑的医院
乳房胀痛怎么了
手术后便秘吃什么蔬菜水果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